代孕產業鏈
  不久前,湖北省衛生計生委通報,查獲武漢672醫院出租科室給商業公司,非法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服務及代孕的違法事實。其實,早在2001年,我國已明令禁止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手術。然而地下代孕卻屢禁不止。
  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,“租用”別人的子宮生下自己的孩子,在國內已悄然形成了產業鏈。花費數十萬元就可以繞開相關規定,從醫院、出生證明、體檢、選擇代孕母親、甚至在落地國生產拿綠卡等一切環節,都由“專門機構”負責搞定。它是如何操作的?存在哪些風險?誰在做代孕媽媽?到底該怎麼監管?半月談記者對此進行了暗訪。
  違規代孕,有錢就能搞定
  在網絡上隨意輸入“代孕”等關鍵詞,搜索引擎中立即蹦出十幾萬條搜索結果,其中多數為提供代孕服務的中介機構。打開這類機構的主頁,每家都可以看到代孕常識、收費標準、代孕媽媽報名、捐獻卵子報名等板塊內容。
  在一個叫做中美泰國際代孕機構的網站上,首頁標註著東北、四川、武漢等各地業務聯繫電話。記者撥通其中一個,稱自己想咨詢代孕服務,接電話的劉站長非常警惕,稱要先簽了合同、交至少10萬元訂金才能告知細節。“你也知道,最近記者曝光太多了。”
  經過多次電話溝通,劉站長終於同意與記者面談。在北京朝陽酒仙橋附近一座陳舊、陰暗的公寓式酒店,記者見到了劉站長的助理。助理帶著記者七拐八繞,進入一間裝修豪華的辦公室,稱是中美泰在北京的接待處。
  代孕機構的工作人員介紹,做性別篩選的話,手術費需要18萬元,代孕母親費用19萬元,醫院聯繫費5萬元,初步篩查費6萬元,加上其他費用3萬元,共計51萬元。
  這名工作人員說,由於懷孕的頭3個月比較危險,整個孕程也有很多不確定因素,存在代孕失敗的可能。如果經濟條件允許,最好就是選擇包生。“您取精取卵後就什麼事情都不用管了,等著抱孩子,然後做完親子鑒定付完餘款就可以了。一共120萬元,要是真的不差錢的話,您就直接做包生。”
  在這名工作人員的口中,生育已完完全全淪為一場商業交易。甚至對於代孕出現的一系列死亡風險,都可以通過金錢來擺平。
  記者被告知,如果在進行的過程中出現意外,導致代孕失敗,需求方還需支付更多的費用,且得不到賠償。為防止意外出現,委托方和代孕方事先都會簽訂協議。最壞的情況是死亡,如果事故真的發生,按市場上的賠償價進行賠償,這一切都寫在代孕中介提供給雙方的合同範本中。
  他表示,自己的機構是行業內數一數二的,一年要做300多個代孕,百度排名常年名列前茅,公司絕對有實力。
  誰在出租子宮
  這場交易中的關鍵性人物——代孕媽媽,承擔了巨大的身體風險,卻未受到任何法律保護。出租子宮的背後,這場交易該如何達成?在初步取得信任後,記者提出去代孕者居住的地點看看,遭到對方拒絕。但隨後,劉站長派人將4名代孕者叫到接待處,供記者篩選。
  據劉站長介紹,4個“代母”都是二三十歲,來自湖北、四川、河北等地,其中一人還稱是大專畢業。4個人中,一人已成功代孕,在休息一年後重新回來。
  劉站長向記者反覆強調,這些代孕者全部都進行了身體檢查,如果客戶不放心還可自行安排檢查。詢問過程中,他不斷提醒這些代孕者要遵守自己定下的規矩。
  為打消記者擔心代孕者對孩子產生感情進而引起糾紛的疑慮,劉站長表示,已經和這些代孕者簽訂了合同,一切客戶擔心的安全和風險問題,都會根據合同上劃定的責任方自行負責,不會有問題。公司會充分以客戶利益為最大利益,和常規做生意一樣。不同的只是把商品換成了嬰兒,周期是10個月。
  對於代孕者而言,生一個孩子能有十幾萬元的收入,是她們最為看重的。
  一位代孕者說:“最近家裡出點事,我媽現在還在醫院呢。不然我也不會來這個地方。”另一個代孕者則表示掙錢想給農村老家蓋房子。
  法理爭議如何解決
  早在2001年,衛生部公佈的《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》和《人類精子庫管理辦法》,明令禁止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手術。但近年來,國內代孕手術未減反增,巨額利潤也將醫院和代孕中介、代孕者捆綁到一起。
  無人監管的市場充斥著陷阱。一位32歲湖北女子,衝著高額的補償金為南京一對教授夫妻代孕,在成功懷上雙胞胎6個月後,因出血流產導致胎兒不保。隨後這位代孕媽媽向代孕公司和需求方討要3萬元補償金,但均被拒絕。
  為達到代孕目的,代孕委托方和代孕方一般都會事先簽訂協議,內容大體包括孩子的歸屬、孕期的待遇和代孕總補償金等。記者在一家代孕公司網站提供的《愛心代孕合作協議》範本中看到,協議內容第一條為:“甲乙雙方(甲方為代孕需求者,乙方為代孕公司)是在完全自願的基礎上達成的代孕協議。乙方指定的代孕方完全自願為甲方代孕。”為防止意外發生,協議一般還會寫明相應的解決辦法。例如發生流產或者死亡事故,委托方需按照協議對代孕方進行補償或賠償。
  由於代孕合同本身不合法,一旦代孕服務產生糾紛,沒有任何法律依據,相關利益方的權益都難以得到保障。據瞭解,目前的代孕機構一般都無法在工商部門註冊,沒有正規辦公地點,工作人員往往未經任何培訓。一旦出了問題,這些非法經營的代孕機構人去樓空,已經花了錢的委托方和處於孕期的代孕母親便成了最大的受害者。
  提高立法層級,加大懲處力度
  巨額利潤將醫院和代孕中介、代孕者捆綁到同一個產業鏈中。然而,在缺少法律保護的前提下,任何契約都可能是一紙空文。
 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婦幼保健專家介紹,無論是代孕者還是非法機構,之所以願意做這件事情,主要是利潤高、違法成本低。治理此種亂象,亟須健全相關法律法規。
  代孕網站堂而皇之在網上做廣告叫賣,卻很少有部門去管理。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部專家白晶博士介紹,衛生部門只能管醫生和醫療機構,而對網站和中介需要工商、公安以及工信等部門的合作,形成合力進行治理。
  國家衛生計生委相關負責人表示,下一步將啟動立法研究,推動將《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條例》列入國務院立法計劃,提高立法層級,加大對代孕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懲處力度。(半月談記者 烏夢達 袁汝婷 李德欣)
編輯:SN098
創作者介紹

stanley kubrick

ldvxnhuwes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